雏菊-----藏在心里的爱

     老套的三角恋.但是我有着不一样的心情.
     不得不承认我总是喜欢异常安静的女子.没有语言,却在脸上说出了一切.

当你要过河的时候,为你架一座桥的男人,一定是一个爱你的好男人。

这一束花,送爱情,也送死亡

     故事一路走来我们都早在心里把结果看穿.

                                                         ---题记

还是《雏菊》。开始有很多相关的报道出来。看见得时候会想起漂亮的大片的雏菊。始终,还是一个只能记得细节的人,无法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增添任何程度上的说明文字。所以,我想说的是,那大片的雏菊,成为我的梦魇……

     雏菊,藏在心里的爱.

序幕
雏菊(Daisy),讲述了一个街头女画家和两个男人的故事。两个男人,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杀手。

  

     我总在想假如.如果朴义从一开始就离惠英远远的,那么惠英最后就不用死.如果郑宇从一开始就否认自己是送雏菊的人,那么,即使后来他死了,也不会带给惠英太多的悲伤.因为我始终相信,惠英寻找的,是很久以前在心中为她搭建起那座独木桥的人,不是后来能够带给她快乐或者感动的男人.因为最开始的那个人,在她心里早已成了一种信仰.没有他,即永远活在无爱的世界里.倘若郑宇在当时否认了这点,她就不会坠落在这份长久的坚定的爱里.因为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正真开始过.只是因为那个未实现的否认,在惠英心中架起了一座桥:过去的那个默默为她付出的男人,和如今站在她面前对她来说十分亲切的男人.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是同一个.

“又下雨了,不喜欢带雨伞的我,像这样每次下雨总要找避雨的地方。可能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反正弄湿了也没人担心我。所以没有雨伞也无所谓。”
惠英,一个25岁的女孩子等待着自己的初恋。

《雏菊》说,爱一个人,就是要爱他生命的碎片。这个感觉,好像《无间道》里面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都是充满了不可知的也不想去知道的宿命的矛盾。爱上一部电影最明显的表现,会想起里面的话语,会想起里面的爱情。走路的时候会忽然自语“flowers”,声音清脆,满含笑意。我知道我想起这句话的时候也会想起朴义躲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惠英心满意足的样子。这有点像初恋的感觉。不必说,也不可说。就是一个小人爱上另一个小人的小秘密的样子。所以,如果不是另一个他出现的话,估计这就是一个温温暖暖的爱情的样子,像极了《情书》,给人揪心的疼痛。

     不得不说,如果让我来说整件事情的对错.我会固执地认为,郑宇在那一刻是错的.他知道自己无法陪伴惠英,却仍然占据了这个位置,这是非常可耻的做法.但是后来的他也让我感动.当他在车里没有开枪杀死朴义,并且打开威士忌,边喝边说,我们两个一起去惠英的画展,不管最后她选择和谁在一起,另一个都是她的好朋友.那一刻我看到他内心的豁达.这种豁达或许是无奈的,但至少他做到了.

为了画雏菊,她总要过到一个小河沟的对面,一根树杆横在河沟上,人走在上面总是战战兢兢。一次不小心掉进了河沟里,弄得全身湿透,自己的画包也随着河流飘没了踪影。

  

      总觉得,爱情是需要契机的.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开始迷恋"缘分"这个词语.想了很久没有在英语里找到可以和它相对应的词.但是这又并不符合逻辑.我相信在有信仰的国度里,都必将有类似于缘分的这种词语,幻化成人们心中对某件事情的执着坚定.后来我找到了一个词语.它叫"timing".

心有余悸的她再次来到河沟的时候,发现河面上架起了一座小桥。桥的栏杆上挂着自己不见的画包。是谁?是谁在暗处注视着自己?

这一束花,送爱情。雏菊,花语是“在心底的爱”。惠英所不知道的朴义,和阴差阳错让惠英知道的郑宇。成为爷爷古董店的惠英亦成为一种古董的样子在等待爱情。她知道她的爱情在身边但是没有刻意找寻。她认为那是一种等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会在不远处注视着你,是否真的会一无所知?一个人是不孤单的,想一个人才孤单的。所以惠英固执画着大片的雏菊,任由朴义在不远的地方孩子气的注视着她追随着她。喝咖啡的时候,伸懒腰的时候,甚至是做鬼脸的样子。看电影的时候所有人都笑,我捧着爆米花也是笑的春意荡漾。其实都是一样的,杀手也好,警察也好,他们想要一个温暖。而电影中那个脸有点圆甚至还有点小雀斑的惠英是最好的选择。她安静的像是一道风景。

      Timing .你可以理解成时间点.在一个恰当的时间,遇到恰当的人.

她每天都经过小桥来到对岸画雏菊,为4月15日的个人画展准备着。作为答谢,她留了一幅画,一幅洁白的雏菊,放在桥栏上。她相信他会收到。

  

      Timing .我将它理解为一个契机.它或存在或不存在.当然,不是每件事情都有timing ,因为很多人注定一辈子遇不到ta期待的东西.现在的我常常在想,我的timing是不是存在于遥远的未来. 这个问题,就像<少数派报告>里男主角被陷害时问的那句"where is my minority report?"(我的少数派报告在哪里?),即另一种可能性.

从此,她每天都能收到一个陌生人送来的一盘雏菊。而她从来没看到过这个人是谁。

阿姆斯特丹。据说,刘伟强导演在接手影片的时候,首先提出了把故事放在欧洲。因为欧洲是一个发生浪漫爱情的绝好所在。一开始是布拉格,感觉怪怪的。后来无意中听见阿姆斯特丹,就一下子感觉顺了。说来也怪的很,看电影之前并不知是在何地取景,但是还是会说出阿姆斯特丹吧?这是一种奇怪的预见。也许有些时候人与人还是相通的吧。反正现在除了巴黎,阿姆斯特丹成为我又一向往的城市所在。

     故事的画面很美.尤其是那个漫山遍野都是雏菊的乡村.全智贤推着脚踏车背着画笔画纸走过那片小山坡时,裙角扬起,如春风般衍染我心.

警察
有一天,正好是下午4点15分,他出现了。带着一盘雏菊,坐到她的面前,让他画像。
熟悉的雏菊就在眼前,他就是那个自己一直等待的人吗?
恋情开始,她说出了关于桥的故事。他不能承认是那个人,也不能不承认,因为他已经爱上了她。
而她,至从见到他以后,再也没有收到过雏菊。“见面了,也用不着送了。”她自己解释着。

  

     在我的喜好里,故事吸引我的有三点.

他,郑宇。是国际刑警,。
在广场上和惠英见面时,引来了一批仇家。惠英受伤,从此失去了声音。他因伤回了韩国。

爱上全智贤还是因为“野蛮家族”。害得我家那位亲爱的天天叫苦不迭——都是那部片子闹得。“野蛮”至今演变为形容女生小可爱的样子想来也是归功于当初的成功。我说了,我是一个记得细节的人。所以电影中的郑宇以惠英作为掩饰眼神远远望去的时候,惠英顺着他的方向望去,站在他的身边把他的脸转过来,告诉他,看着我。这个时候的惠英有点野蛮的样子。恶作剧的看着郑宇脸上的铅墨得意画画的样子。也许那个时候她已经弄错了。只是因为一盆雏菊,使她误以为是那个给她造了一座桥的神秘男子。她在心里早已经爱上了那个素昧平生的男子。眼前出现的雏菊还以为出现了真实的爱情。而那个真实的造桥的送花的他,在不远处看见了错置的爱情。于是开始了纠缠。郑宇的出现太戏剧,而真正应该戏剧性的朴义出现的时候惠英已经失去了声音,他只是被认为是一个对她倾心的人而已。那个时候会问自己,如果换给位子,会不会像朴义一般在等待中出现呢?

     首先,导演选择了让女主角失声表演.这对演员来说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并且,无声的世界加上充满演技的表情会给观者无尽的联想.也能让我们在观看的过程中有属于自己的理解.

惠英等待着郑宇,他相信他一定会回来,为他的离去找出各种可能的理由。
终日的思念和等待,压过了失去声音的痛苦。她并不怪他。
她依然在街头作画,希望能看到他再次出现。

  

     其次,剧中的朴义后来学会了唇语.这使他和失声的女主角之间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她最后出现在那个广场,高举着她送给他的画用唇语说着"对不起,我认不出你"的时候,所有的句子都从楼上的朴义口中道出,加上他读懂那些唇语时悲喜交加的难言情绪,我相信,这比任何女主角内心配音,或者是未失声的女主角在广场上高举着画大声喊出这个句子要美得多.

杀手
泥土最能吸取火药味,一个灵魂中充满火药味的杀手开始养花,种花的时候能让他暂时忘掉火药味。养的是雏菊。
他,杀手,朴义。
他杀了第一个人之后,在乡间避祸的时候就遇到了她。每当她出现的时候,他就在远处静静地看着。

“flowers”。这一束花,也送死亡。于是,看片的时候,看到了舒缓优美的爱情进行,也看见了暗涛汹涌的枪战。香港导演在处理感情时显得尤为缠绵的同时,对冲突处理却往往很干脆。突然响起的枪声,血腥的场面,哭泣的孩子,还有镜头前让人痛心的惠英。刘伟强说,我始终认为观众是不能被对付的,你做了多少努力,镜头全部会纪录下来。所以,当我们再看见惠英的时候,那种异样的痛会一点一点加深。她把每天都要说的话写在卡片上,她本是一个心事缜密的人,失去声音远不如失去郑宇来得可怕。最激烈场面出现是在画室,杀手、警察、惠英一起面对。失去声音的惠英遇到了最激烈的一次相对,不能说话,眼神和手势表现了极度的哀伤和疑问。但是,她问他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什么,而是“你好吗”。惠英拍打这门让郑宇回头,而画室的朴义什么都不能说也不可说的听着他自己的悲伤。我爱的朴义心里有再多的悲伤却无法对别人说明。已经不再是《情书》中简简单单的爱情了,已经有点《爱无间》的样子。

     最后的亮点,也就是故事的结尾.这个结尾让我想到了<逆天者>.<逆天者>里的剧情构思非常巧妙又缜密,但是第一次看的时候看到后来有些茫然,因为故事的最后.所有的一切从最初开始,从最美好又完整平静的理所当然开始,让我不断回想之前的故事,究竟是个梦,抑或是一种想象.同样的,<雏菊>的结尾也是如此唯美又完好的:雨天,同一屋檐下,还是陌生人的朴义,郑宇和惠英,隔着几个人,做着属于自己的动作---朴义穿着送花快递工作人员的衣服,惠英拿着画板,雨将画上的颜料重落些许,她看着被雨冲淡的颜料,想着自己的心事.而郑宇,只是在等待着雨停,然后奔向自己要监视的地点.待雨小了,三人又走向各自的方向.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完整而又美好.像大雨经过后的城市,什么肮脏都被清洗干净了,只留下美好.这时,朴义高举手中的那盆雏菊,阳光洒下来,照亮一片明媚.

他因为她的落水而架了一座桥。
云顶娱乐手机官网网址,他因为想看到她,每天悄悄地去为她送上一盆雏菊。“给您送花来了。”然后离去。
他租了一间房,只因为可以看到她在街边作画;他翻阅各种画集,只为有一天和她聊天时能找到话题;她喝咖啡,他会在远处端起酒杯遥指向她;她挥手和人告别,他也会在远处含笑挥手。她看不到他,他却为她的一举一动深深着迷。
他从来没有试图去靠近她,只是默默地在远方守护着。
“为了生存在这个世上,所要遵守的原则是保守秘密。保守秘密就要说谎,一个谎言不断引出其它谎言。秘密就是生命,为了保守秘密,我尽量不与任何人交往。”

  

      想了很久以后,我认为这个场景或许是故事在天堂里的开始.人世里,三人最终都失了性命,但如村上所说: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将作为生的另一部分,永生.

至到郑宇的出现,代替了他的位置,他知道自己该退出了,回到自己的生活。

死亡还是一如既往的来临。郑宇的离开,故事却远没有结束。就那么一瞬间,惠英应该能知道那个给她修桥给她送花的朴义的,但是没有。朴义只能告诉她,明天你就知道了。但是明天呢?惠英醒来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画的雏菊。她才知道,原来那个他在自己身边。他看见他失足掉进水中,为她找回画笔,甚至为她修桥。当朴义看见惠英远远走来,对着自己的同伴说,gays,let’s go!故意压低帽沿笑着看见惠英的笑容听见她说谢谢。只是,只是,所有的一切来的稍晚了一点。朴义能看得懂她的唇语,她说,对不起,我没有认出你。高高举起雏菊的惠英泪流满面开始痛到极致。死亡还是一如既往的降临她的身上。那才是冲突的最高潮吧,朴义抱着惠英,我们始终认为应该在一起的两个人,却不是我们想象的天涯相随。这有点像是大话西游的样子——我想的到开始,却没有想到这结局。

      故事没有结束.但我在这里意淫了很久以后,希望故事从未开始----三人各有各无交集的故事.或者说,他们之间的交集仅为送雏菊,画雏菊和画肖像这短短的每天未知的几分钟,或许这样更好呢.

当他离开租的房间的最后一刻,为了保护惠英,他开枪射杀了袭击郑宇的仇人。

  

      如若雏菊的花语真是"藏在心里的爱",那么为什么最后你们都要说出来呢.

纠缠

雏菊,在心底的爱。这一束花,送爱情,也送死亡。其实每一步慌乱都暗藏着方向。原来在那个躲雨的阿姆斯特丹街头,郑宇,惠英,朴义同在一个屋檐下。那时候的三个人各自有着方向,只有那盆在雨中的雏菊娇艳着,引领着他们的爱情……

      这样想了以后,真是觉得这电影可笑可悲很可以.

郑宇离去,朴义以画像的名义第一次坐到了慧英面前。开始进入她的生活。天天接送她。惠英也“讲述”了关于桥的故事。而朴义始终没有承认是自己。惠英心中只有郑宇,面对朴义的关心,只感到抱歉,痴痴地等着郑宇的回来。当她第一次为朴义画像是,萦绕着头脑里的映像却是郑宇,她不得不请求朴义重画一张。

郑宇因为搭档的帮忙回来了,当他看到自己位置被朴义代替的时候,他选择了退却。他故作大方般,以一种近乎交际性的语调和姿态向惠英道了歉,她因为自己而失去声音。然后离开。他甚至没有清清楚楚的问一下惠英,又怎么知道惠英一直在等着他呢。
这似乎是男人的通病。就算离开,也一定要问个清清楚楚。
为了找出当日在楼上射杀自己仇人的杀手,郑宇和搭档决定在4月15日这天,出钱让那个杀手来杀自己,以便把这个组织一并摧毁。

警察与杀手

两个男人,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当她身边有对方存在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退却,去成全对方。
朴义,曾经有三次可以杀掉郑宇——他的情敌——狙击枪的镜头中就是郑宇的头部,就算是他的客人拿钱让他杀掉郑宇的时候,他都放弃了。因为,他知道,惠英等待着郑宇,他不愿她伤心。

郑宇,在4月15日惠英开画展的时候,他可以抓朴义回去,不过他希望他们都能去参加惠英的画展。结果,他被朴义的组织派去的后补杀手杀死了。

结局

朴义和惠英生活在一起,惠英仍时时刻刻怀念着郑宇。当朴义对她越好的时候,她感到抱歉的同时就送他一幅画。
朴义学习着看唇语,只为方便地和她沟通。
平静一年的生活最终被打破。
组织上要朴义杀最后一个人,不然会对惠英不利。要杀的人正是郑宇的搭档。
惠英在朴义紧锁地皮箱里发现了要他杀掉郑宇的文件及组织上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她用枪指着朴义,疯狂的怒吼着,开枪,晕倒。当她再次醒过来时,她看见了朴义留下的字条,以及她曾经放在桥栏上的那幅画,那幅洁白的雏菊。
“惠英,谢谢你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你给我带来的幸福时光,我会永远记住的,现在我把这幅画还给你。忘掉所有悲哀的回忆,去找一个有资格接受这幅画的人,值得你爱的人,幸福地活下去。我会过得很好的,再见!”

惠英奔出房去,奔过那座木桥,在路边拦车,为了去阻止朴义,也为了找回自己的爱。

杀手,朴义端起了熟悉的狙击枪,瞄准了街头上的目标。突然,惠英跑到了目标的身边,四处张望着,嘴里无声地呐喊着:“住手,住手,能看到这幅画吗?给我带来多少幸福。这幅画,不是我给你的吗?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认出来,但现在我知道了,你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
朴义一句句读着她的唇语,放下了枪,来到她身旁,“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不配。对不起,我伤害了你。郑宇,很抱歉我救不了他。我真想还给你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对不起。”

一道光,朴义的后补杀手,在高楼上举着枪指向朴义,惠英扑了过去,子弹穿背而过,溅出血,洒在了洁白的雏菊上。

朴义一遍遍重听着惠英的电话自动答录音,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一遍遍响起。这是惠英留下的唯一的一段录音。
复仇,朴义和组织的头目面对面扣响了扳机。

画面闪回,回到了以前避雨的场景。惠英,朴义,郑宇同在一个屋檐下,混杂在人群中。惠英画板上的油彩落在地上,混在雨水中,五颜六色扩散开来。最喜欢这个画面,真的很美。雨停,惠英离去,郑宇和搭档跟着离去,留下朴义举起一盘雏菊,对着天空,那一句“给您送花来了”再一次响起。
天国,朴义给惠英送花去了。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雏菊-----藏在心里的爱

TAG标签: yd111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