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Shoot, I Shoot

2001年,亚洲金融中心,香港。
这个高度繁荣的国际大都会,世界级的自由港,东方之珠的称号名不虚传。
这样的一座地小人多的繁华都市,时间一久自然就有故事,有故事就会有传说,有传说的地方,就需要电影。因此,电影在香港的需求量一直很大。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电影上面都有个失败,有的前期筹备失败,有的后期制作失败,连补拍一个镜头都会失败,不禁有人开始思考,香港电影失败到底失败在哪一个环节?
可是,总有那么一些人,要为香港电影争一口气。要争一口气,不是为了证明他有多了不起,而是要告诉大家,别人能够做到的,香港电影一定也能够做到。毕竟,江湖里卧虎藏龙,区区一个香港又何尝不是?
香港是人的香港,人是香港的人。人在香港,身不由己。关于香港的那些故事说到底是一个关于人和他的命运的母题。这些故事讲的,无非都是关于人如何被命运的洪流所裹挟,然后他(她)只能够一直地游啊游啊游,游累了就在洪流里面睡觉,这些人一辈子只能登陆一次,那一次就是他(她)死亡的时候。旭仔如是,郭伟斌亦如是。
对于《买凶拍人》中,詹瑞文饰演的龙套郭伟斌可以说是彻彻底底地为“鬼才”彭浩翔诠释了“黑色幽默”这一结构手法。从他穿的衣服赫然竖起的中指直指自己的头就可以看出,这个替身演员必然是一个SB。果真,他把这样一个如同尹天仇一样的演员演到不能不让人想狠狠抽他一顿。而此类的反讽也大量地在片中出现,甚至就连本片的英文名——You Shoot,I Shoot(你开枪,我开拍)也明显是对《泰坦尼克号》中经典台词的戏谑。这种反传统、反理性主义的玩笑,最初始于美国现代文学流派。黑色幽默小说的情节结构混乱无序。这幅由散乱情节构成的复杂场面就是荒诞无序社会的写照,但它能让读者享受到从无序中建造有序的乐趣,同时让读者在乐趣之余,为其中对现实社会的影射而唏嘘感慨。这样的叙事结构在1994年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中被引入,最终广为大众所熟知与利用。而昆汀·塔伦蒂诺本人更是驾驭得愈加炉火纯青。从《低俗小说》的故事背景,到《杀死比尔》的角色设定,再到《无耻混蛋》的台词隐喻甚至是《被解放的姜戈》的镜头组接,无一不充满着20世纪60年代美国文学的黑色幽默风格:极其丰富的信息含量、严密戏谑的逻辑结构、耐人寻味的话(画)中有话、玩世不恭地颠覆传统……经典元素排列满满,细节之中彰显功力。
但电影不能像做菜,把所有的料都放下锅。一部好的黑色幽默电影并不是所有元素的胡乱拼凑,而是需要导演和编剧反复斟酌,确定相应元素的比例和节点,经过前期筹备的发酵和后期制作的调制,最终酿造成精品。《买凶拍人》便是恰到好处地完成了这一点。

   这是一部我向别人复述过三次的电影。
    这是导演彭浩翔的处女作,也是我深深爱上这个死胖子的理由。
    一直想正经地为这部电影写些文字,无奈黑色幽默有着极强的表达能力。人们可以看不懂王家卫,但一定看得懂彭浩翔。他的电影,往高雅说,就是弗洛伊德,说白了,就是很黄很暴力。相信这些人类最本质的东西,对观众而言并不艰涩。
    《买凶拍人》讲了一种买凶杀人的新型营销方式,这还是一个富太太想出来的。她要求杀手阿Bart(葛民辉饰)去杀死那个一夜情对象的同时还要把过程拍下来,好让她过瘾。阿Bart人是杀了,带子就拍得极为混乱。为了生计,他找到了一个拍档——张达明饰演的落魄导演李栋全,从此两人开始“You shoot ,I shoot”的买凶拍人生涯。
    我向来喜欢在一部文学作品中寻找作者的影子,到了看电影时就找找导演自己。李栋全这名字是一个摄影师的,片中的李栋全好像是彭浩翔的化身。崇拜马丁·斯科塞斯,喜欢现实主义。彭浩翔后来转变风格拍《伊莎贝拉》,我相信阿全那句话是他要说的:“我也不是很喜欢拍这种东西啦!”阿全在美国学电影,回到香港五年还毫无成就,只在片场当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副导演,别人用道具代替他的酬劳,好赌的监制甚至拿出大麻来充数。他落魄到得去卖大麻,却依然执着地想拍独立电影,精神可嘉。也许彭浩翔也曾怀才不遇过吧,尽管他的资料看起来很潇洒很风光。他在香港这个“东方好莱坞”要混出一席之地,想必也经历了许多波折。
    正如他在《出埃及记》中所讲,这世上一些事荒谬到一定程度就没有人相信。我确实不相信买凶杀人这档子事平常到像买菜那么简单,所以片中富太大大咧咧说“我一年都要杀好几个人”、公然在商场边试衣服边谈买凶生意、拿到录像带后大家一起欣赏的片段实在令我震撼。彭浩翔以一种不经意的口气讲述一桩违法乱纪的事,这大概就是“间离效果”吧。香港那边真是乱啊!阿Bart的岳母因为打麻将输了就要他去杀人,看起来算正常的岳父为了姘头又叫阿Bart去杀岳母,草菅人命啊草菅人命啊!所有正常身份的人看起来都荒诞不经匪夷所思,反而是阿Bart、阿全和美智子这三个从事畸形职业的人看起来像正常人,只想着努力养家糊口出人头地。这种扭曲是影片黑色幽默的来源。
    虽然导演喜欢马丁·斯科塞斯,在片中见缝插针地让阿全崇拜他,但我却看到了昆汀·塔伦蒂诺的痕迹。就像《低俗小说》一样,《买凶拍人》混合了许多元素,吸毒、买凶杀人、盗版、黑社会、养情妇、一夜情、同性恋、AV、纯爱……甚至连积分优惠的计划都用到了买凶拍人的经营中。这让片子看起来像一锅大杂烩,可彭导硬是整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我认为这关键在于阿全那句“香港电影最衰就是这样啦!”弄得那么花俏也无非是想调侃香港电影。特别是阿全大义凛然地说:“我在香港电影界浸淫了这么多年,学到一样连美国电影学院都没有教的东西,那就是——补拍!”看到这我笑翻了,香港电影真神奇啊!
    片子也有单纯的情感,比如阿Bart和他老婆,如果不因为他是杀手,两人看起来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小两口。阿Bart的家明晃晃亮堂堂,一点也不像我想象中杀手的家。我印象中杀手应是独自一人住在一个凌乱的房子里,灯光昏黄或暗红。但阿Bart的家整洁干净,内有娇妻。至于阿全和美智子,一个卖过大麻的落魄导演和一个想当女优的AV辅导员,感情却无比单纯。阿全翻查日文词典为美智子写日文剧本的细节,不光感动了美智子,也感动了我。阿全一路狂奔去找美智子时播的背景音乐很好听,可惜我找不到。在这个乱世里,还能保持一颗水晶般的心,不容易啊!
    有趣的是,片中还有潮州话。阿Bart的岳母还有那个双枪雄都讲潮州话,那个很猥琐的替身还爆出潮州粗话,这让身为潮州人的我感到亲切,即使傻标说讲粗话才符合潮州人的形象。在此严重声明,潮州帮会并不能代表全体潮州人!
    还是很佩服彭浩翔的“乱炖”,他以一种横扫千军的气势和天马行空的想像,实现了现实与理想的结合。不少人为了市场放弃了操守,为了票房就往俗套上整。可是这些东西一直重复,观众就会厌烦。大制作和豪华明星阵容讨好不了观众。其实观众是很有内涵的,只要片子拍得真挚动人,观众是会懂得的。宁浩的《疯狂的石头》能以三百万的成本换回两千万的票房,不正说明这一点吗?我们要听故事,彭浩翔以他的聪明才智给我们讲了一个混沌江湖里的童话故事,告诉我们哪怕经济不景气也不能放弃梦想,要坚持。坚持就可以当女主角,坚持就能脱离杀手身份去当演员,坚持就能够拿到金马奖最佳导演,坚持就能看到美丽新世界。
    在此向导演彭浩翔致敬,向他片中闪闪发光的奇思妙想致敬!无论是《大丈夫之暗战男女》中像争夺地盘一样激烈的偷情捉奸斗争,还是《出埃及记》中女人上厕所时间久是为了密谋杀死男人的点子,都让我眼前一亮五体投地。虽然很黄很暴力,但真相往往丑陋。在这个黑暗的社会里,别人选择沉默,而他选择幽默。写到这里,我才发现,这才是我由衷敬佩这个导演的真正原因。

【关于导演】

导演是个/处女座。

图片 1

彭浩翔

小学时代被视为弱智

12岁时自导自演捣鼓出了短片

中学为看施瓦辛格电影与女友分手

大学写情色小说在母亲喜爱的【明报】上刊登

24岁时写出小说【全职杀手】让杜琪峰拍刘德华演

26岁自资一万五千美元拍短片【暑期作业】逐鹿各大影展

28岁以50万美元小制作成本拍出了第一部电影【买凶拍人】

图片 2

这就是后现代电影的门槛。

彭浩翔的电影总是满满个人色彩,在大陆或港台电影中都或许见过有个人风格的导演,可彭浩翔当真是传奇的另类,鬼马cult片的风格离不开个人成长经历的出彩,单看其个人经历他就是所有人身边都缺少的有趣天才。

而影片中阿全(张达明饰)、Bart(葛民辉)两个角色就有著彭浩翔的影子。

首先,黑色幽默故事发生的背景作为独立于主流社会之外的一个另类社会,需要主人公因为某些戏剧性强烈的事件而不得不从主流社会中逃离到另类社会之中,或是相反。这一类型本身便已经符合了涉及善与恶、美与丑、罪与罚的主题和批判现实的风格,也满足了“出人意料”的情节设定,难就难在还需要保证剧情的“情理之中”。《买凶拍人》的主线则完美地采用“被逼无奈,身不由己”的套路完成了这个任务:一个梦想着拍电影的小青年被无良商人欠薪,最后只从商人那里得到一包毒品,为了生存他只好去酒吧里贩卖掉这些毒品,却由此认识了一个杀手,并从此被卷入了腥风血雨的江湖之中。——这里的被逼无奈不是俗套地被反派人物威胁或者是因为某些狗血感情,而是实实在在的生计所迫;这里的身不由己不是编剧做作地把角色强加进入冲突而是角色自己走入剧情的漩涡。

【关于剧情】

受生活所迫的杀手Bart为生存找到不受待见的落魄副导演阿全,胁迫为他拍摄杀人短片,组成了“买凶拍人”小组。

剧情荒诞且无厘头,影片中的黑色幽默与反讽在现在看来仍像是教科书一般。

个中亮点或许在于,杀手与落破导演的偏执精神。

落破副导演阿全对电影的追求是近乎完美的偏执,不仅体现于生活所迫下仍坚持导演梦想,还有从拍摄杀人影片中找到被认同的价值、哪怕被Bart用枪指着脑袋也坚持对影片的后期制作。

图片 3

影片中阿全的角色在对电影的偏执,喜欢的女生是个AV女优等等方面,都被塑造得丰厚万分,再辅以张达明自带“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特质,角色形象已然饱满。

图片 4

杀手Bart

杀手Bart面对楼市套牢这一生活窘境时,在“麻木”杀人之外却还有着自己的杀手准则,更是在独处时反思自己当杀手的初衷本心,弱化观众对职业本身的恐惧之余,也为角色增添了讨好观众的点儿。

其次,玩世不恭的戏谑反差也是黑色幽默风格的一大特色。
杀手这一职业在观众的印象里,本该是血腥、冷峻、无情、残酷的,可片中葛民辉饰演的的阿Bart却猥琐、可爱,令人捧腹,会在杀人前夜半是把玩半是认真地整理枪具、会为了老婆花三千块买了一件幼稚睡衣而心疼到无法安睡、会放下身段主动打电话给过去的雇主,笑眯眯地问人家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有恩怨过节需要他帮忙杀人、常常被家长里短搞得焦头烂耳狼狈不堪……颠覆了传统的经典形象之余,却不会让观众觉得荒诞,反而将本身不食人间烟火这种角色类型抹上了一股世俗的人味儿,还原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告诉观众:这个杀手不太冷。
同样,彭浩翔镜头下的AV女优也显得那样与众不同:阿全带美智子回家,纤细清丽的美智子穿一件宽大的衬衣,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像阿全讲着自己的工作——AV剧组里的勃起辅导员,讲到以自己的身材长相还不能成为幕上的女优,她的神情略为一黯,而讲到怎样做好辅导员的工作,她的脸上又呈现着努力工作的人在对自己的职业侃侃而谈时才会有的熠熠光彩,尽管是受人欺负,被人摆布,她仍毫不气馁地为自己加油,每天向目标一步步迈进,相信总有一天能在AV界打出名堂,像自己的偶像饭岛爱一样。这大大不同于普通人印象中的AV女优形象,也正是电影的点睛之笔。
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物,从事着为常人所不齿的职业,但认真、努力、执着地工作,其他的主角也一样从心底看得起自己,有自己的偶像、不放弃自己的理想(阿全崇拜马丁·斯科塞斯、阿Bart视阿兰·德隆为偶像),不能不让人为之动容,最终的剧情走向也印证了黑色幽默的本质——小人物凭借自身笑中带泪的的奋斗走向大舞台。足可称是导演对他们努力的最大肯定。

【关于镜头】

电影再适合不过刚从简单观影到欣赏电影镜头语言的影迷来观影,简单却经典的人物站位与镜头角度,都是适合拉片时来娓娓分析讲述的。

图片 5

人物站位与镜头角度

从Bart和阿全主动与被动的关系到平起平坐的合作状态,到Bart与偶像海报的对望,再到 靓仔虹(陈辉虹饰演)与标哥(陈慧敏饰演)的互动,镜头角度与站位都是很巧妙的。

堪称为不用台词的艺术。

【关于演员】

林雪、陈慧敏、张达明、林尚义这些脸熟的老戏骨。

图片 6

影片一承港台小制作电影的风格,主演无大咖,可配角却是个个老戏骨。

这即为香港电影的闪光点之一——演员的四处帮忙参演友人影片。

老戏骨的出镜,确实是人情味的弥漫,可惜这样的良性风气现今转变为合伙拍烂片捞钱的把戏。

(上一次的【人情味儿】电影,还停留在2011年【七十二家租客】的印象中。)

第三,耐人寻味的台词/镜头/桥段:
“杀手这个职业也要有竞争也要有进步的嘛。”
——寥寥一语,多少潜台词!暂且不说这句再次呼应了影片凸显“杀手”这个职业的人味儿,光是一句话,就告诉了观众在杀手这个职业群体中,其实远远不只有阿Bart一个人处于尴尬的窘境,类似的人比比皆是。而杀手之外的职业也明显好不到哪儿去。影片的开始就像观众展示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情形:因楼盘崩市而损失沉重的买主摆明无法付清酬金后竟然要求杀手杀死自己,以便自己的妻儿可以领取保险金。这无疑是对影片故事背景的一个极好交代与对当时香港现实的一个极大讽刺。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这样的讽刺桥段就像是钱塘江的大潮,一浪接着一浪——阿Bart的老婆发着嗲说“你就多杀几个人贴补下家用嘛”(把杀人说的跟玩儿似的,又是一句内涵丰富的台词啊);阿Bart的岳母不断地要求阿Bart帮她杀人为她解恨,岳父在旁边沉默不语,但私下里却拼命怂恿阿Bart尽快解决掉岳母杀手(家庭关系作为一个缩影都已如此混乱!那么整个社会是不是更糟糕?);阿Bart只要求记录杀人过程,搭档阿全却一定要拍得艺术性,使得感官刺激的血腥场景和凌厉炫目的影像美感之间产生了特殊的反差性喜剧效果……当众杀手纷纷效仿拿着打折卡说“杀二十个人可以免费杀一个”的时候,人物的心理、社会的风气都已经完全展露无遗,达到了讽刺的高潮。
这样的讽刺艺术甚至还被直接套用到了导演本人身上——落魄的阿全其实就是导演彭浩翔自己的写照。作为纽约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高材生、满腔热诚地想要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却在现实中怀才不遇,被导演安排发发通告、准备准备道具之类的微不足道的工作,连自己的薪金都得不到保证。这样的影射与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扮演尹天仇的影射如出一辙。对于前期筹备和后期制作的吐槽也可以理解为彭浩翔本人对于香港电影没落的揶揄。而电影开场的片头动画刚巧就是阿全为名媛马太太制作的第一部杀人视频的段落,其意喻也不言自明。影片的种种无厘头笑料背后,都能够找到现实当中的似曾相识、无法逃避的问题,引发观众的感同身受——这已经是经典电影所需要达到的必备要求了。

【关于冷独思】

首先是鬼马彭浩翔。

顽童的成长经历,却有着别样的偏执色彩,不疯魔不成活的神经质也让彭浩翔注定被身边所有人铭记。

还记得电影【横道世之介】中横道世之介对自己死后的谈论中:

【当记忆起你时,大家都会笑起来的吧。】

图片 7

横道世之介

或许当多年后大家谈论起彭浩翔时,也都会笑起来的吧。

其次是Bart与阿全的关系。或许Bart是唯一一个给阿全尊重、懂阿全的偏执的人。Bart本身就是身处生活囹圄的人,阿全也是,可他俩恰恰是有着相同的契合点,都和凡人一样讨生活,却都有自己的梦。与其说是喜剧,倒不如说是一场反讽戏。

若喜欢怪人,其实人人个个曾经都是,都在世界尽力存留自己印记,证明自己的存在。之所以人人个个曾经才是,无非是愈成长愈是渴望他人认可自己存在,而忽视取悦自己的初衷。希望借衣着、借文字、借地位,亦或同我一样借影评,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这部彭浩翔最佳(豆瓣8.3)的作品,有理由不看吗。

现实耍烂伎俩,光影里说梦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haerEZ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香港人向来喜欢看秀,自然而然地,香港的电影人们就需要多做几场好看的秀让他们满足。好的故事成不了秀,秀需要的是好故事催生出的美妙情趣。香港电影的的传统血脉讲述的就是这种最小市民、最草根、最无厘头、最通俗的美妙情趣,而“有一点色情,有一点血腥,有一点黑色,有一点恐怖,有一点动作”也是彭浩翔本人心目中对伟大电影的要求。《买凶拍人》做到了。香港电影也做到了。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You Shoot, I Shoot

TAG标签: yd111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