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假期第一天,在电影频道看了《武侠》。自从李安导演斩获数座小金人并发表了那番关于好导演需要会讲故事的谈话后,越来越多的观影者都开始以讲故事的水平来评价一部影片,从这个角度来说,《武侠》是成功的。整个故事很有吸引力,虽然没有太让人吃惊,但是合情合理,情节紧凑。武功高强的唐龙做了20年杀手,被杀戮的残酷和无辜之人的惨死震动,激起他对平凡生活的向往,遂隐姓埋名,逃到山中一处村寨,娶了丈夫不明原因失踪的女子阿玉做妻子,以刘金喜的名字在山寨开始了新的生活。如果不是十年后忍无可忍出手打死了来山寨抢劫的悍匪,引来了想靠公正法律来维护正义的巡捕徐百九的怀疑和调查,他同阿玉,继子方正,跟阿玉的孩子晓天一家四口平静清贫的生活或许还能维持的更久些。但平静的生活还是被打乱了,徐百九执着而有力的调查终于让刘金喜就是十年前的七十二罗煞二当家唐龙的真相逐渐清晰,暴露后的唐龙只能以自断其臂试图摆脱养父,七十二罗煞大当家的控制,但最终还是免不了拼死一战,并在徐百九的帮助下杀了大当家。我喜欢这个电影的最主要原因是它对于角色塑造的饱满,每一个主要人物你都能看到他的灵魂和渴望。唐龙是一个寻求内心平静自由的侠客,20年前在养父的培养下试图成为一个绝对的强者,对对手和自己都毫不留情,但是无尽的杀戮让他崩溃,他选择了人性,背叛了将他当成自己翻版培养的养父。养父练就铜身铁臂,刀枪不入,人人惧怕,但他内心的缺失却永远没有办法填满,他践行着让自己更强的人生目标,也想让养子像自己一样,然而,在不断强大的过程中创造了无尽的罪恶与恐怖,让自己变的人不人,鬼不鬼,最终还是不得善终。试问,在想要成为精英过程中,有多少人也在每天用养父的人生信条激励着自己,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拼尽全力,只为了成为金字塔尖的那个,可是上去了金字塔,发现还是强中自有强中手。真正可以放下这种执念,专心寻求内心深处的渴望的人,才是真的侠,而如今,这样的人真是凤毛麟角了。徐百九同样丰满,这个被正统价值观统领的人,严于律己,忠于职守,明明富有同情心,却因为有过惨痛的教训不敢相信自己的心,他轴,不懂灵活,似乎还涉世未深,正因如此,他天生忠于自己的内心,最后,他用自己的生命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电影中唯一的红花,阿玉,她是妻子,是母亲,她柔弱,她无能为力,她是最容易被牺牲掉的存在,她是无数现实中的人为了爬上金字塔牺牲掉的亲情,友情,爱情,健康,人性,快乐的代表,而正是她的存在,她这一符号所代表的事物的存在,滋养着我们的生活,给我们希望。电影结尾,阿玉告诉要出门的丈夫,晚上见,刘金喜笑了,就是这温柔的牵挂让人获得温暖和慰籍,或许,我成不了最强的那一个,但我也有属于自己的那份牵挂。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暴戾和争斗,然而,如导演借刘金喜之口说出的,一人犯错,众生皆犯错,或许真的是我们错了。

去看《武侠》的那天正好是在暑假的一个大雨天,外面倾盆大雨,电影院内虽然安逸,却也被人们带进了些许泥土的味道,这倒应了电影中那个频繁下雨的村落的景,可以说整场电影看下来,我是很入戏的,看到精彩之处,竟忘记了自己身处电影院中,还在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被一旁的魔女笑话了许久。但不得不说,整个一百一十分钟内人们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至少我是处在这种状态之中的,或许因为电影凄迷的音乐,或许因为时而艳丽时而阴郁的画面,又或许因为无论是冲击力还是真实感都极强的打斗场面。

    《武侠》这部电影,通篇看下来,武不难发现,侠就比较难以理解了,有人说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阐释了一种侠的含义,却不如说他在贯彻自己的信念。据说电影有另一个名字《同谋者》,比较契合电影阐述的主题,电影徐百九同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有一段对话:“刘(回望,憨笑):所以人又怎么会有“自性”呢,如果一个人犯错,也就是众生犯错,每个人都是同谋者(两人继续对视)。徐: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刘:我没想过杀人犯。”一句众生都有罪,你我皆同谋,划破武侠的面具,引出所谓人性的思考。

影片开头是由大脑开始的关于血液、神经的画面,这让我想到了大卫·芬奇导演的《搏击俱乐部》,两部影片都由大脑开始,但是出口却各不相同。前者将血液汇聚成了片名“武侠”二字,而后者中的那道蓝光在穿越了脑神经和细胞体后,化成了汗珠由主人公眉心的毛孔一涌而出。《搏击俱乐部》中的主人公杰克是在寻找真正的自己,那《武侠》可不可以说是在寻找真正的武侠呢?甄子丹所饰演的角色无疑就是影片中“武侠”,那这个“武侠”,究竟是刘金喜还是唐龙呢?

    刘金喜,一个普通汉子,金喜者,如同富贵、吉祥一样,图个吉利。徐百九,一个捕快,百九者,行百利而半九十,那行的是什么路呢?他是个捕快,行的自然是法的路,可导演偏偏让他叫百九,又让他易动善心,法与情之间,引出一个矛盾。为此,导演安排了一段戏,把这个矛盾讲的更清楚,徐:就是看不到他的破绽。姜武:那你何不放过他,他想做个好人。徐:我们抓人不是要让他们做好人的。姜武:那为了什么?徐:为了法。姜武:如果法不能使一个人变为好人的话,那法有什么用?
    徐百九这个人物很值得剖析,他懂医道,识穴位,影片前半段戏的主角,用一口川普为我们还原了打斗的真实场景,他就是川版柯南,甚至连“他的重量加速度,一定要比他身体排出同样体积的空气轻,才可以不掉下去,但空气分明只有他体重的八百分之一,除非他的质量随时变化,那就是轻功”这样的台词都整出来了,他和他的分裂人格的对位,直把电影搞的像恐怖片似得。
    所以为了法,他坚持要抓刘金喜,因为他真实身份是唐龙;为了法,他要把卖假药的老丈人绳之以法,哪怕他跪在自己面前求情;为了法,他去求妻子借钱以换抓唐龙的牌票。他这么坚持法,只因为他曾经认为“法不应该凌驾于情”,却铸成大错。有人说徐百九在影片里代表了科学与法制,可他本身就包含了矛盾,直至最后,被那个教主一记狠拳击倒在地,体内剧毒爆发,临终前,他和自己分裂的人格静静的互望着,慢慢闭上了眼睛。若是没死,怕是还要拿着牌票去抓唐龙吧。

“金喜,晚上见。”

    影片开头,刘金喜起床后,睡梦中阿玉(汤唯饰)的手还拉着他的衣角,他轻轻的拿开她的手,又把被角塞进她的手里,看到这时想起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陈可辛未必还是《甜蜜蜜》的那个陈可辛,可这种细节的处理,让人喜欢。

阿玉作为小村落的一名村妇,她不懂得什么是“武侠”,她也不在乎什么是“武侠”。她在乎的是,她的第一任丈夫说了晚上回来吃饭,却带着自己睡惯的木枕头永远离开了,于是她害怕金喜也会离去,她不敢再说“晚上见”,每晚都要拉着金喜的衣角入睡。她只是一名小女子,她的幸福就是有钱能让孩子上学堂考功名,就是看到儿子长大成人,就是一家人去逛庙会。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能几拳打死一个壮汉时,她震惊在原地,仿佛失去了灵魂,失去支撑一样,摇摇欲坠,一触即碎。当十三娘大喊出“你还说你不是唐龙”,我相信阿玉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与其说阿玉害怕眼前这个男人的残暴,不如说她害怕她善良的丈夫会从此一去不复返,重点不是残暴和善良,而是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刘金喜,还是那个她所不了解的七十二地煞的唐龙。所以在听到金喜说他不能跟他们一起上天寨,他不是刘金喜的时候,阿玉颤颤巍巍地用最后一点力气加上两个门闩,企图锁住她的丈夫她的爱情,她最后的希望。那种恐惧,那种不知所措,那种拼命挣扎让人不禁心颤。

    阿玉得知刘金喜真正身份那晚,他回到家,她在收拾东西,装作不在意却掩饰不了眼神里的慌乱,她知道,他一开口,就要离开了,留不住他了,她的丈夫终究是个普通的刘金喜,而不是七十二地煞的二当家——唐龙。可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十三娘带不走唐龙,她更留不住唐龙。慌乱的站起转过身,哽咽的关上门,心里想的是什么呢?关上门就是家,家里坐着的那个,是她的丈夫,和她过了十年的一个人,靠在门上,心里杂乱的想着的,只是留住他吧,躲去哪?天寨是去不得了,天下之大,又能躲去哪?唐龙化名刘金喜躲了十年,做了十年的普通人,却终究因为两个强盗的到来阴差阳错的身份败露,他们一家人又能躲到哪里?只是这些,她不懂,也不想懂,她要的,只是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罢了,这种日子,在过去的十年里再平凡不过,重复了十年的日日夜夜,一朝被打碎,就再也回不去了。她的痛,他懂,她问他,如果那天在河边遇到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他是否会留下来。他不答,十年前,遇到的是谁不重要吧,他只是要过一种普通人的日子,何必呢,安慰她告诉她是因为她才留下来的又怎样呢,就算心里明白要走了,就算心里明白这种日子不可能再有了,又何必让她靠在门板上哭的那么难过呢。只是,他是唐龙,纵使武功高强,却再也无法给她想要那种日子了,因为面对的不只是捕快,还有他曾经身置的炼狱——七十二地煞。

可是当金喜拖着空荡的左袖口,经历了生死又回到她身边后,她的脸上再也没有紧张的神情,片尾阿玉口中终于说出了那句“金喜,晚上见”。她知道,这个男人砍掉了手臂,背弃了家族,只为回到这个林野的茅屋之中,这个男人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武侠”也本该如此,给予你爱的人以足够的安全与信赖感。一个女子尚不能信赖你,何以令整个江湖信服于你?

    徐百九以针灸穴道之法让刘金喜假死,妄图骗过七十二地煞,却终没能成功,刘金喜醒来后,看着四周昔日的弟兄,心下立即了然,躲不过的终究躲不过,毫不犹豫的拔刀自断左臂,只为脱离那个炼狱,只为了做刘金喜。

“唐龙,你一定要死。”

    按说拳怕少壮,可在中国的武侠里一向是老来成精,唐龙的义父——七十二地煞的教主,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硬功夫,愣是练得精钢的刀砍不进他的双下巴,却被徐百九用针扎进他的脚底板,破了他的硬气功。如果说徐百九代表着科学和法制,那教主无疑代表了专制的暴政,面对唐龙他一句“你的命是我的,现在他的命也是我的”,上千年的封建社会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命都不是自己的。

徐百九对唐龙的态度,从头到尾好像是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把他当做疑犯小心调查到不惜性命帮他度过难关。徐百九嘴上一直说着“人性是不可靠的”“世上没有好人这回事”,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徐百九的自我催眠而已。因为一次相信的失误,他不只是自己身体上遭受剧毒,他的心灵上也遭受剧毒,一次判断的失误,两条无辜的人命死在他面前,作为一个善良的捕快,他失掉了最初的寄托与信仰,或者说是丧失了他作为一个捕快的职业理想与美好的愿望。他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开始寄托于“法”这个抽象的概念,他以为依照“法”,按部就班地去做就不会有错,他单纯地认为,既然唐龙是七十二地煞的二当家,杀人无数,就该找到证据然后拉去受审,至于受审是为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不是为了让他做好人,也不是为了让他死,“法”本该这样,他就照着做了。

    可唐龙打不过他,徐百九靠着科学破了他的硬气功,可依然被他打的奄奄一息,没人能打倒暴政,虽然他垂垂老矣,却依然无比强大。最后,还是靠着天谴的一道雷把他霹死了。就是这个雷实在雷了点……

面对回县城取牌票的徐百九,金喜选择相信他说的“不再回来”,没有杀他,反而拥抱他,提前感谢他,金喜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忐忑,他觉得这个天经地义,他觉得就该相信别人。然而徐百九震惊了,徐百九自己尚且不能相信自己,金喜却相信了他,这样的信任使那个躲在阴暗角落的徐百九消失了,充满了同情心与爱的徐百九回来了。他说“唐龙,你一定要死”,说的是那个杀戮无数的七十二地煞的当家的唐龙必须得消失,唐龙要变成善良的刘金喜。从这句话开始,他又相信人性,相信有好人这回事了。“武侠”也本该如此,懂得信任,也懂得信己。

    电影里说七十二地煞一族被屠八十万人,结合影片开头介绍的时间,有网友推说是1856年至1873年的云南回民起义事件。1873年,清军兵临大理城下,清军统帅岑毓英背弃议和诺言,纵兵血洗大理城。影片里刘金喜去柜坊里时老板一句“你不吃肉的,我差点忘了”似乎从侧面也印证了七十二地煞的身份。
    唐龙终于做成了刘金喜,阿玉还是操持着自己的家,山野树林,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关于这部电影,豆瓣上不少网友分析更透彻,我阅历有限,看到的终这么点。汤唯虽戏份不多,情感却很到位,可我自始至终觉得差了点自然。

“你是唐龙,你还是唐龙。”

教主和十三娘对唐龙的爱虽然极端,但是也有着为人父母的自私与无奈。唐龙的离开就像是扎在他们心中的刺,一旦触碰就会疼痛不止,这也就不难理解十三娘在与唐龙交手时会招招致命,这正是一位被儿子离弃的母亲委屈地呐喊与宣泄。教主的招式与十三娘相比就更为血腥,但是再仔细看,这些一巴掌一巴掌的招式更像是一位被气急的父亲在管教儿子,只是作为七十二地煞的教主,武林至尊,他的愤怒甚于常人,他管教儿子的手法也重于常人。还有一个细节,教主本是刀枪不入之身,在前几招较量中唐龙都无法伤到他,而当教主上楼看到无助流泪的晓天后,唐龙在他身上划过了一刀,伤他的不是刀,而是情。无论是十三娘还是教主,看似残暴的招数后面尽是对唐龙深深的爱与恨。

十三娘在与唐龙交手时,说了两句类似的话,在唐龙终于爆发几拳打死十三娘的同行者时,十三娘说“你还说你不是唐龙?”在十三娘即将掉入急流,唐龙伸手拉着她的手时,她说“你是唐龙,你还是唐龙。”这两句话所指的是不同的部分。前者是说刘金喜还有唐龙的武功与残暴。而后者说的是刘金喜还有作为十三娘义子唐龙的那份感情,这是唐龙独有的感情,也是真正的唐龙。

原本以为电影结尾会不免俗套地使教主死在唐龙手上,谁知教主却让一个雷给劈死了,当时看的时候实在很雷,但是之后又想,这其实是符合剧情的,唐龙他既然能因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孩童而放下屠刀,又怎么会狠心杀掉从小就偏爱自己的义父,更何况他又不是教主的对手。“武侠”也本该如此,道德与情义不能两全时,宁可牺牲自己也不能轻易舍弃哪一边。

这是我理解的《武侠》,也是我理解的“武侠”。《武侠》中的“武侠”既是唐龙也是刘金喜,既不是唐龙也不是刘金喜,他是那个充满人性,能给予别人信赖,也能信赖别人,并且不轻易舍弃道德与情义的武功高强的侠士。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标签: yd111云顶娱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